起底津劝业门口的野蛮人

刘培刘培
0 1288
发布时间:2017-06-15 11:54:03

兵临城下,打开大门欢迎还是殊死抵抗,这是个问题。

资本市场战事多,万科股权之争还未完全尘埃落定之际,又一家上市公司津劝业(600821.SH)遭遇“野蛮人”入侵,所不同的是,面对宝能系的长兵直入,万科选择的战略是“血拼”抵抗,而津劝业,野蛮人兵临城下,却似乎毫无守城之意,甚至还有弃城之举。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交易所关注,在6月9日、12日上交所连发两道问询函,要求上市公司分别向控股股东、野蛮人核实并披露双方“进退依据”。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津劝业门口的“野蛮人”是一家并不算特别出名的投资公司——广州市润盈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盈投资”)。

兵临城下:直逼第一大股东

据津劝业6月8日收到的润盈投资出具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后者已通过二级市场增持的方式举牌津劝业。公告显示,润盈投资以及一致行动人“荟金3号”(陕国投.荟金胜利3号定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2016年12月28日到2017年6月8日期间增持津劝业2081万股,占比5%,达到举牌线。

而实际上,润盈投资并非首次触发举牌线。早在2016年7月5日起,润盈投资就通过二级市场5次购入津劝业股票,短短一周时间,持股比例达到5%。

至此,润盈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津劝业4163万股份,占比津劝业总股本的10%,跃升津劝业第二大股东,仅比第一大股东天津劝业华联集团持股比例低3.19%。

在两度举牌红线时间点上,津劝业均发布相关公告称,信息披露人在未来十二个月内,将继续增持不低于人民币100万元的津劝业股票。这意味着,润盈投资的增持计划还会继续实施,润盈投资两次举牌动作迅速且坚决,对于津劝业似乎也是志在必得。

6月13日,津劝业公告第一次回复上交所称,润盈投资及荟金3号实际控制人有意获得津劝业的实际控制权。《证券时报》援引券商人士分析称,不排除润盈投资的举牌得到津劝业现有股东默许的可能性。由于润盈投资表示会继续增持,如果第一大股东天津劝业华联集团没有适当行动,两者持股差距可能进一步缩小。

二度举牌,直追第一大股东的润盈投资,到底是何方“神圣”?

携重金而来

6月9日,津劝业公布的权益股东变动书显示,润盈投资成立于2016年9月27日, 注册资本3亿元。其控股股东为广东恒润互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润互兴”),其实际控制人为赖淦锋。同时,荟金3号与润盈投资为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人也是赖淦锋。

根据公开资料以及工商信息,赖淦锋,生于1975年,2001年从正处于IT热潮的美国回国创业,创办多家 IT公司,后转型到房地产、娱乐等行业。目前,其通过资本运作,控股两家A股公司——天润数娱(002113.SH)和胜利股份(000407.SZ)。此外,他还控股了润盈投资、恒润华创、恒润互兴、润铠胜投资、名盛置业、岳阳恒润置业投资等8家公司。赖淦锋为市场所知,也正是始于其拿下两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资本运作。


多次担纲“野蛮人”角色的赖淦锋,此次再次瞄准了津劝业。在其二次举牌津劝业的过程中,润盈投资以11.66元/股的均价增持0.03%,润盈投资一致行动人荟金3号以11.5元/股的均价增持4.97%。据此计算,润盈投资资金投入154万元,而荟金3号资金投入1.9亿元。

如果算上第一次举牌所耗资金,目前润盈投资已动用接近6亿元的资金。

如果润盈投资继续增持,超过第一大股东天津劝业华联集团,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按照停牌前9.03元/股计算,润盈投资至少还需要动用1.3亿元资金。

而润盈投资此次增持的资金来源,同样也是上交所问询函中的关键问题。野马财经向津劝业和润盈投资的控股公司恒润互兴求证有关问题,但被对方婉拒。

公告显示,荟金 3 号资管计划成立时间是 2017 年 1 月 11 日,优先委托人为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一般委托人为赖淦锋,受托人为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该信托为事务管理类集合信托,预计为 24 个月,管理费用为 0.25。

大股东 要“缴械弃城”?

此前,赖淦锋拿下胜利股份的关键,是多亏第一大股东的“倾囊相助”。3月21日,胜利股份的第一大股东山东胜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与润铠胜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许诺将其持有的公司6193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7 %)以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润铠胜,转让完成后,润铠胜实际控制人赖淦锋合计持有胜利股份15.26%的股份,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面对润盈投资的步步紧逼,津劝业第一大股东天津劝业华联集团是否也会拱手相让手中股份?

受累于传统零售业的不景气,2016年津劝业营业收入同比锐减50%,净利润亏损9877万元。面对外来者的举牌,《证券时报》曾称,一方面津劝业业绩下滑,另一方面,正值天津国资混改之际,不排除地方国企通过定向增发以及股权转让等方式引入民间投资者,以达到混改的目的。而天津劝业华联集团是天津市国资委100%控股的企业,从这点来看,润盈投资的阻力似乎不会太大。

野马财经盘点津劝业过去一年的股东变化情况发现,在润盈投资增持计划的跨度周期内,天津劝业华联集团不仅没有任何“增持”,反而在润盈投资首次举牌后,有小幅减持。2016年9月30日天津劝业华联集团减持1.7%,后维持在 13.19%不变。大股东似乎已有“弃城”之意。

野马财经向津劝业董秘办求证,被告知“等公告回复,目前正处于与双方股东沟通之中”。

种种迹象表明,津劝业或许是赖淦锋一鼓作气,夺下新一家上市公司控股权的新案例。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