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公司被举报隐瞒IPO重大纠纷,当事人曾称:“看最后谁笑谁哭”

2017-07-05 09:00:19

摘要:保代称:“我也是有地位的人。”

此前,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持续关注的地素时尚IPO事件又有新进展。

 

6月25日,地素时尚实际控制人马瑞敏的前夫钱维又实名向中国证监会举报,举报信中称:“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公司)伙同地素时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地素时尚)及其实际控制人马瑞敏,恶意隐瞒重大股权纠纷、虚假披露、带病过会闯关上市。希望相关部门依法取消相关保荐人的保荐资格,维护资本市场的正常秩序,切实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和举报人的合法权益。”

 

2.jpg


IPO前夕,中金高管居中协商



《地素时尚IPO暂缓背后:创业夫妻反目,争夺股权祖孙三代对簿公堂》(点击阅读)一文中,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曾具体描述了地素时尚IPO过会又暂缓的原因。

 

简单说来,就是早年地素时尚的实际控制人马瑞敏和前夫钱维、前婆婆叶丹雪一起创立了地素时尚的前身,后来夫妻感情破裂于2010年协议离婚,股权的事也没掰扯清。


可等到地素时尚上市前夕,前夫和前婆婆却发现由于种种原因,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却没有了自己的股权。所以他们就去找人协商,但最终谈判破裂。于是,昔日的老公和婆婆就一封举报信送到了证监会,地素时尚就此暂缓上市。

 

如此大的股权纠纷,且已经走到了法律层面,作为其保荐券商,中金公司不知道的可能性很小,其又在这场纠纷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那还要从2017年4月的一场饭局说起。

 

在饭局上,钱维认识了中金公司的高管A,他向A咨询与地素公司的股权纠纷事宜,A建议钱维与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地素公司上市项目主要负责人孙雷先生联系沟通。


3.jpg

 

经联系,双方约定于5月6日在上海见面。当时,孙雷自称此次见面是征得马瑞敏同意的,并说服、动员钱维友好协商解决纠纷事宜、千万不要贸然向证监会举报。此后,孙雷还多次与钱维进行电话谈判、协商并提出用补偿金的方法解决争议,并根据马瑞敏的授权提出了具体的补偿金金额。

 

5月9日,地素时尚股份有限公司(首发)获通过。

 

过会后,钱维发现孙雷的态度判若两人。孙雷在短信中称:“我也是有地位的人,不是你们的家臣”,表示自己将不再参与协商,并补充“对项目我有自己的判断和办法”。

 

微信图片_20170705085937.bmp


随后,孙雷通知钱维与一位唐姓先生联系,但最后谈判破裂不欢而散。沟通中,孙雷再次于短信里强调:“看最后是谁笑谁哭,另调解的事我已不管”。

 

“带病上市”? 保代涉嫌违规



尽管上述保荐代表人孙雷称:“对项目我有自己的判断和办法。”那带着股权纠纷上市就真的没有问题了吗?

 

依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三条或《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存在股权不清晰或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所控制的股权有重大权属纠纷的情形的,拟上市公司不符合上市的主体条件。

 

并且,在地素时尚首发获通过时,发审委员会也曾表示:


“......相关离婚协议的约定情况及其具体执行情况,是否存在其它影响发行人股权结构稳定的约定或安排;是否存在其他补偿和利益安排,是否存在潜在纠纷......是否存在股权争议或潜在的纠纷,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事项,相关信息和风险是否充分披露。请保荐代表人发表核查意见。”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合伙人宋一欣曾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企业IPO期间隐瞒股权纠纷,确实存在信披违规,后续发行事项是否会受到影响,还需要等待纠纷事宜解决才能判定。

 

此前,中国最大的蛋品企业—湖北神丹健康食品有限公司也一直在筹备上市,早在2012年就已完成上市前的准备工作。但由于股权纠纷,直到现在也未能成功上市。

 

如果说股权纠纷只是客观事实,那面对这种情况保荐代表人在中间要履行什么责任呢?

 

在《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的第五条中明确规定,保荐代表人应当恪守独立履行职责的原则,不因迎合发行人或者满足发行人的不当要求而丧失客观、公正的立场,不得唆使、协助或者参与发行人及证券服务机构实施非法的或者具有欺诈性的行为。

 

可作为保荐代表人的孙雷,明知地素时尚上市存在股权纠纷,还涉嫌帮助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马瑞敏在和前夫钱维的股权纠纷中居中调停。等企业过会后,又来了个大变脸。这种行为是否符合保荐代表人恪守独立履行职责的原则呢?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就此问题致电孙雷,其称,“我个人更没有责任和义务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一切以公告的信息为准”。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1年孙雷就已经在圈内出了名,当时他凭借2342万的估算年薪,创下当年保代创造的保荐承销收入之最。中国西电(601179.SH)和东方财富(300059.SZ)都是他保荐过的上市企业。不仅如此,他还是2004年首批注册的保代。此前,他曾为国信和大通证券等6家券商的投行部效力过。

 

5.jpg


如此看来,孙雷说自己是“有地位的人”就不足为奇了。



“僧多粥少” 中金保代难道也缺钱?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信息,孙雷早在2007年就已加入中金公司,从仅参与一般证券业务做到了保荐代表人。那是什么吸引孙雷一待就待了10年呢?

 

中金公司官网显示,作为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投资银行,其一直致力于为客户提供高质量金融增值服务,建立了以研究为基础,投资银行、股票业务、固定收益、财富管理和投资管理全方位发展的业务结构。

 

投资银行部自成立以来,经过二十余年发展,目前客户已经涵盖中国经济几乎每一个重要行业,占到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

 

仅2017年,中金公司参与的包括地素时尚在内的项目,已有7家过会,并发布了A股公告文件,新增24家公司接受上市辅导。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查阅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发现,中金公司的保荐代表人有63名,按照半年过会7家公司,1家公司两个保荐代表人的速度来算,该公司的保荐代表人得平均两年多才能拿到一次项目奖金。就算许多券商实行的是项目组模式,保荐代表人也能参与,但“僧多粥少”,这个周期不会太短。

 

6.jpg


除此之外,上海某投行人士黄先生还向野马财经表示:“像中金公司这种精品投行,本身项目就很少。如果IPO折戟,不仅项目组成员拿不到奖金,企业为IPO付出的成本、和几年的努力也都白费了,还会错过重大发展机遇,损失难以估计。”

 

目前该事件的最新进展就是,钱维已将对中金公司的举报信寄至中国证监会,野马财经也将继续关注此次举报事件的进展情况。


0 0

分享到

标签:
文章评论(1)

最新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