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情48小时:揭秘西王集团兵退齐星集团始末

2017-07-06 20:19:06

摘要:事情还在继续,真相不能随风。


7月3日,西王集团拟定一则公告,内容是宣布全面退出对齐星集团的托管;


深夜23时,齐星集团董事长赵长水之子、集团常务副总裁赵强被当地警方带走;


7月4日,上述公告在中国债券网发出,公告还提及,齐星集团已经资不抵债,将进行破产重整;


7月5日凌晨1时,齐星集团董事长赵长水通过微博发声,称审计机构评估报告与实情不符,齐星集团坚持自主经营,同时,将于下午4时召开股东会议。


7月5日下午4时30分,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得到消息,因多重因素干预,齐星集团股东无法如期参会。


短短不到48小时的时间,围绕齐星集团是否有能力自主经营这一核心问题,集团大股东与托管方西王集团各执一词,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看法。


与此同时,还发生了数起在外人看来,异常诡谲的事情。


……


这一连串疑雾笼罩事件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原因,西王集团和齐星集团身上,到底还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乘虚而入:西王集团谋吞齐星集团?


故事,要从三个月前讲起。


3月28日,山东当地媒体突然传出消息,称邹平一家名为齐星集团的企业资金断裂,信贷敞口(即风险较大贷款余额)合计高达71.5691亿元。


消息一出,市场震动。


虽然齐星集团方面迅速澄清了这一说法,称公司的确存在资金紧张的状况,但数额仅仅是在千万级别,而且截至3月底,并没有任何信贷违期。


只不过,对市场而言,最重要的无疑在于“信心”二字,无论真伪,“70亿”这一令人瞠目的数字已经足以干扰很多投资者、债权人的判断力,一场全方位的“挤兑”很快到来。


一方面,齐星集团的参股公司齐星铁塔(002359.SZ)遭遇暴跌,3月29日盘中一度跌停;另一方面,银行停贷、债主催账,资金链更加紧绷。


齐星集团属于当地龙头企业,面对愈传愈盛的债务危机,邹平当地政府最终介入,在其组织下,齐星集团与西王集团签署了《委托经营三方协议》,约定齐星集团将由西王集团托管三个月。


然而,事情的诡谲之处在于,在签署三方协议前一天,即4月2日,上午十点至下午六点,邹平县公安局以涉嫌伪造公章等罪名,对齐星集团董事长赵长水、常务副总裁赵强和财务副总三人进行了传唤,当天下午四点,邹平县政府召集了齐星集团的股东会,县长亲自主持,宣布政府要介入托管。


等到赵长水回到股东会现场时,已是下午四点半左右,此时齐星集团每个股东都已在一份同意将公司委托给政府寻找托管单位的纸上签了字。


于是,基于上述状况,尽管协议已经签订,齐星集团相关人士却一直发声,强调上述托管并非自愿,齐星集团有自主脱困的能力。


且某接近齐星集团人士就曾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直言,西王集团托管齐星,就是为了吃掉齐星的资产。


该人士同时透露,西王集团在未来3个月内即将有总额约60亿的债款到期,目前急需资金。


当然,对于“看上齐星优质资产”的说法,西王集团董事长王勇也旋即进行了否认,称齐星集团早在七八月月前就已经出现违约情况,有3个亿贷款(2016年)8月份到期还不了,作为担保方的西王集团代替还了1个亿,剩余2个亿以西王信誉担保展期半年。


关于托管,王勇则解释,齐星集团的态度经历过变化,并且“不是我们盯着齐星集团的优质资产,我给他提供了担保,他11家核心子公司在我这里做了抵押,一旦发生代偿,我就可以采取行动,这是商业规则”。


西王集团托管齐星集团到底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齐星集团该向何处去,三个月来双方各执一词。齐星集团更是作出了诸多动作,以期能够“重获自由”。


例如4月14日,齐星集团在北京组织了“债务风波研讨会”,包括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崔建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欣、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在内的诸多专家都表示,依据已知状况,在此次事件中,当地政府介入过深,没有尊重齐星集团自身意愿。


崔健远同时还强调,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齐星集团的关联企业授权齐星集团对外处理托管事宜,三方协议的效力原则上无法约束关联企业。


只是齐星集团的努力,并未起到太多效果。甚至4月13日上午,赵强还曾再度被当地有关部门带走,这次的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


后院起火:资金链断裂被迫火线求援


三个月来的托管,木已成舟,背后潜藏的真相也似乎越来越遥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终究还是有很事情,浮出了水面。


例如西王集团自己的资金链危机。


西王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集团现金及等价物合计31.88亿元,似乎十分充沛。但其短期及超短期融资券合计同样高达35.18亿元。


此外,根据年报,西王集团处于存续期间的21项债券中,有18项举债目的都涉及到了偿还前续债务。


对此,会计师李芸向野马财经分析,这意味着西王集团自己的资金链,本身就处于比较紧绷的状态。


更重要的是,野马财经查阅《17西王SCP002企业短期融资券主体信用评级报告》发现,截至2016年9月末,西王集团对外担保余额为36.63亿元,其中,对齐星集团有限公司的担保额为29.69亿元。


换句话说,2017年3月,在知晓可能(甚至是必然)面临的资金困难的情况下,西王集团还是做出了托管的举措,若从“商业规则”来看,这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接下来事情的进展是,西王集团旗下上市公司西王食品(000639.SZ)股价的连续暴跌从3月下旬24.61元/股的高点,一路下挫至6月1日的16.89/股盘中最低价。


而实际情况比表面看到的,还要糟糕得多。


一方面,6月1日前后的股价,其实已经跌穿了西王集团部分股票质押“平仓线”,若短时间内得不到处理,等待西王集团的,是更加惨烈的崩盘。


另一方面,正如前文所述,对于西王集团的托管,很多投资者也存有疑虑,因此,和数月前传出齐星集团债务危机时近乎如出一辙,西王集团也开始遭遇银行抽贷等诸多问题,资金链濒临断裂。


知情人士透露,在如此情形下,协调托管的邹平县政府紧急向市政府求援,恳请市政府协调解决10亿元资金,并直言“如不果断采取行动,西王集团将再现辽宁辉山乳业的情况”。


在这之后,西王食品股价开始回升,再加上近日托管的结束,西王集团危机暂时解除。


反间计:名义撤兵却悄布暗棋?


7月4日,西王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全面退出对齐星集团的托管;公告同时表示,齐星集团已经资不抵债,将进行破产重整。


从这些公开信息来看,相关工作似乎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着。


然而,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却发生了诸多不太寻常的事情。


首先,赵强再次被警方带走,而这一次的理由,是“涉嫌挪用资金”。


其次,齐星集团董事长赵长水通过微博发声,称审计机构评估报告与实情不符;


而数月前野马齐星集团相关人士即告诉野马财经,受土地增值等原因影响,目前集团总资产应在400亿元左右。这与西王集团方面提及的176亿元相去甚远。


再者,原定于7月5日下午四时召开的齐星集团股东大会,因一些原因,股东无法如期参会。


......


针对这些事件,齐星集团相关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虽然西王集团退出了托管,但依旧想推动齐星集团破产重组,后再以低价吃掉,并且,齐星集团董事长赵长水表示,集团第二大股东赵佃荣已经倒向西王,正试图架空现管理层。


关于吞下齐星集团的说法,除了王勇的公开回应外,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数月来多次致电西王集团及西王食品,但截至发稿,一直没有得到回应。


而此前《新京报》确有报道,称一份国都证券发布的3月29日电话会议纪要显示,西王食品董事长表示,对于齐星,未来做好准备接管,已经在和政府磋商,但是还没确定,如果交给西王重组,或许还会有益(能够钢铁业务整合,集团用电成本会更低),齐星还有一条铁路运输线(1000万吨),会和现有的业务整合好。


此外,在西王集团最新的声明中,有着“待齐星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作为共益债务优先受偿,确保西王集团资金不受损失”的表述。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欣新却分析称,即使在破产程序启动之后,企业托管也不是破产程序启动的必经程序。之前三方协议中规定的优先清偿条款显然与破产法规定相悖,条款无效。


至于第二大股东倒戈之事,工商资料显示,其持有齐星集团6.92%股份,野马财经就相关问题以电话及短信向其询问,截至发稿,没有得到回应。


在这篇稿件发出之时,齐星集团与西王集团等方面的博弈还在继续。复盘已经发生的事件,作为第三方的我们,亦有很多疑问尚未得到解决:


例如,齐星集团的资产到底有多少,400亿元与176亿元,三个月过去了,有没有新的机构对这份存在极大差异的数字再度核实;


作为公司控股股东的董事长,为何只能通过微博争取自主脱困的权利,正如诸多法学家所疑问的,为何在整件事情中,齐星集团竟没有半点话语权;


同样是资金链承压,为什么齐星集团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托管,西王集团却得到了县政府的火线求援;


齐星集团多次强调自己有自主脱困的能力,已经和一些资金方达成了初步协议,且野马财经了解到,这些资金方不乏与齐星集团相契合的产业机构,但为何托管其它两方一直对此观点无动于衷;


甚至,在整个事件中,当事各方是否还有更加难言的苦衷呢?


......


事情还在继续,真相不能随风。


0 0

分享到

标签:
文章评论(0)

最新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