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雷霆“去民生化”背后:转型之痛与派系斗争、管理失控

叶露叶露
0 2475
发布时间:2016-10-14 15:08:39

从来只听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昨晚一则平安银行人事变动的消息犹如深水炸弹引爆了市场——平安银行董事长孙建一、行长邵平在‘十一’假期后正式递交了辞呈,双双辞职。平安银行今日早上在深交所发布澄清公告称:第九届董事会即将届满,正在筹划董事会换届事宜,目前董事会及管理层全体成员均正常履职。间接解释了这一人事巨震的大背景。


而此前,市场早有平安银行“民生系”高层下课的传闻。时间追溯至8月2日,平安银行行长助理、北京分行行长刘树云被带走调查。8月3日,自媒体山石观市写了《内部人士:平安银行民生系将大溃败》,将平安银行推到了风口浪尖。文章刊发当天即逼得平安银行发布了“平安银行调整部分行领导分工,邵平等分工不变”消息作为回应。


澄清才刚满2个月,现实就“啪啪”打了上市公司平安银行公告的脸。有这个背景在,如何解读今天早上平安银行关于人事变动的澄清公告,各方就有各方自己的看法了。


“主动辞职是最和平最完美的结果了”。一位“民生系”过来的平安银行中层对野马财经判断。他用一句话阐述了他对于这次人事巨震的分析,“表面的原因是董事会换届,中间的原因是派系斗争和管理失误,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平安银行战略调整,去“民生化”,塑“工行化”的转型阵痛的必经之路。”


派系斗争


当初,平安银行通过高薪等激进的手段大举从民生银行挖人才,迅速复制民生银行的模式。也由此形成了平安银行三大派系,平安系、深发展系、民生系。


其中,平安系又分为平安集团嫡系和平安银行系。“深发展系”是2012年深发展银行和平安银行合并过来的深发展银行的员工抱团形成。“民生系”则是马明哲2012年力邀原民生银行副行长邵平空降到平安银行行长之后形成的,民生虎将“原民生银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赵继臣、原民生银行运营部总经理孙先朗、原民生银行科技部总经理张金顺、民生银行苏州分行行长杨华”追随而来,出任副行长、行长助理等核心部门的要害职位。


据山石观市爆料,“邵平曾在加盟平安银行前与马明哲谈条件,一是待遇翻倍,二是除了孙建一(平安银行董事长)谁都可以动,三是干到63。”据平安银行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刘树云在任期间分管投行业务,包括直投,出现了单一客户金额巨大、费用过高等问题,牵涉到平安银行的“民生系”高层。”


对于同为“民生系”邵平的离职,多家媒体猜测是否受到了刘树云影响,同时,业内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孙为病退”。


就上述信息,野马财经于平安银行取得了联系,但截至发稿时,没有回应,而平安银行10月13日发布公告称,本行第九届董事会即将届满,正在筹划董事会换届事宜。本行将按相关法律,法规和《公司章程》等规定,履行董事会换届正常程序,并及时披露相关信息。目前,本行董事会及管理层全体成员均正常履职,本行经营管理一切正常。


平安银行独立董事郭田勇亦向野马财经表示,“此传言并未证实,就不评价了”。


管理失控


平安银行最近的“不太平”远不止于此,飞单问题的持续发酵同样引发了媒体的极大关注,而银行飞单是指银行工作人员利用投资者对银行的信任,绕过银行,卖不属于银行自己的理财产品,从中获得高额的佣金提成。


《长沙晚报》报道称,平安银行北京分行旗下的朝阳门支行和天通苑支行涉及丑闻。据不完全统计,涉事金额超4760万元,共有31位投资者购买,而未兑付的金额高达4131.25万元。


9月14日,中国银监会北京监管局办公室对投资人复函表示平安银行北京分行前员工赵睿、刘伟楠、王旭明在2013年10月到2015年1月期间,在两支行违规向投资者销售了北京同富汇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部分私募基金产品。


平安银行事后回复称银行对投资人的认购行为并不知情,均属于员工私售行为。而令人担忧的是平安银行并不是第一次陷入丑闻,类似事件已出现多次。


《第一财经》报道称,2014年平安银行上海松江新城支行两个客户经理飞单,替外来项目非法集资近亿元;2015年12月,天津分行及下属多个支行多名职工飞单,理财产品到期不能本息兑付,涉案金额达8000余万元;再往近来说,今年7月6日,《北京日报》报道称北京分行某员工离职前飞单,投资者百万理财打水漂。


北京银监局指出“上述问题反映出平安银行北京朝阳门支行和天通苑支行内部控制管理严重缺位,平安银行北京分行对支行员工异常行为的监控和管理严重缺失。我局已责成平安银行北京分行深入开展问题排查和整改,按照相关规定严肃问责。”


农业银行相关人士对野马财经表示,对于“飞单”现象,从技术角度而言,缺乏有效防范措施,只能从员工教育和事后惩处,同时配以不定期抽查等手段进行约束与管制,而且从法律政策来看,亦没有明确规定银行要对飞单现象承担何种责任,这也是导致相关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的重要原因。


换句话说,飞单现象的防治更多依靠员工的有效管理,其它银行也偶有发生,但像平安银行如此频繁的却比较少见。


转型之痛


早在今年年初,华融证券银行分析师赵莎莎便在研报《平安式扩张》中指出,平安银行面临资产质量加速恶化,负债经营成本上升,零售业务扩张不达预期等风险。


当年激进挖人,复制民生模式,规模迅速扩大,但现在宏观经济条件于当年已大不同,没有遇上历史机遇的平安银行选择了前者走过的路,虽然规模迅速扩大,从一个只服务深圳的小银行摇身成为商业银行的佼佼者,但当初的风卷残云之势已过,如今经济下行,隐患逐渐显现。


虽然平安银行这三年来一直保持利润高增长的状态,从2013年到2015年,每年净利润增长率均超10%,尤其是2014年,净利润同比增长高达30%,但2016年上半年增幅仅为6.1%。当然也有一部分拨备影响,但是剔除这一影响,与前三年亦有差距。


其次,平安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逐年攀升,从2014年1.02%上升至1.56%,在股份制银行中仍然较高,中银国际银行分析师袁琳8月15日的研报中指出平安银行二季度业绩低于预期,新不良贷款生成率持续上升,预估上半年新不良生产率(年化)高达3.5%,资产质量的风险仍在暴露。


内部人士告诉野马财经,平安银行剩下的民生系副行长赵继丞也可能打算离开,被传管理不善,不良资产太多。


此外,先前空降平安银行的原民生银行副行长邵平虽已提交辞呈,但平安银行的核心岗位上还有数百位民生系员工,这部分人的去留显然也对平安银行的未来发展有着重要影响,而且倘若高层真的出现动荡,难免人人自危,兔死狐悲。


广发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沐华向野马财经表示,平安银行的发展应该是按照平安集团的整体战略调整和经济状况进行的,对平安集团整体而言,保险是其主要业务,因此对零售业务会有较大发展意愿。 


而众所周知,“民生系”团队一向以小微金融、对公业务著称。


向何处去?


据了解,平安银行董事长孙建一、行长邵平卸任之后。现任平安集团副总经理谢永林将出任平安银行董事长,现任平安银行副行长胡跃飞将任行长。谢永林曾是马明哲多年的秘书,深受重用,还担任过平安银行人力资源总监,属于平安系中的平安集团嫡系部队。


现年54岁的胡跃飞作为深发展系的老人,是目前平安银行高管中唯一一位来自深发展的高管。1990年进入深发展银行后,2006年便担任深发展的副行长,2012年深发展与平安银行合并之后,胡跃飞继续担任平安银行的副行长。


对于此次平安银行高层的变动,众说纷纭,市场上最大的声音便是“大清洗之说”,传言与高层动荡齐下,平安银行的股价也小幅下跌,报收于9.07元人民币,下跌0.66%。


不过,正如上文沐华所分析的,此次高层人事辞职一事,平安集团肯定早有安排,按照平安集团的发展路径,并不意外。


如果平安集团想要平安银行的发展路径与集团整体进一步契合,从工作经历来看,谢永林自然对集团内部状况更加了解,且其曾于“两行整合”期间担任深圳发展银行副行长,分管的即为零售业务。


沐华同时指出,现在的经济确实处于下行阶段,小微企业的不良率压力比较大,对于本来就存在不良贷款率处于较高水平的平安银行来说,零售显然更适合,平安银行加大零售配比比较符合集团的发展路径。


2012年,平安银行力邀邵平加盟,并挖来一大批民生旧将,试图“再造一个民生”,尽管邵平多次强调“平安绝不是复制民生”,欲撇清平安银行与民生银行的关系,一系列改革均想去除民生银行的烙印;但谁曾想,四年之后,在平安集团的整体战略指导下,银行本身也开始了“去民生化”……

点赞

收藏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暂时没有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