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裸条、跳楼,谁该为校园贷买单?

2016-11-16 16:21:25

摘要:跳楼、裸条、援交,此前校园贷风波不断,俨然成为一系列悲剧的罪魁祸首。而在央视近期密集报道下,校园贷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一次,学生的血泪能否唤起全社会的关注,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这一行业的生态?

跳楼、裸条、援交,此前校园贷风波不断,俨然成为一系列悲剧的罪魁祸首。而在央视近期密集报道下,校园贷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一次,学生的血泪能否唤起全社会的关注,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这一行业的生态?


事实上,负面频发的校园贷已引发广泛争议,在舆论压力下,多方都已介入,并试图改善现状。


一方面,政策层面持续增压,近日,银监会等六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网贷整治工作的通知》,各地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规范整顿校园网贷业务。监管层不可谓不重视。


另一方面,从事校园贷业务的平台纷纷转型升级,在舆论压力下,目前以校园分期消费业务为主的50多家中,有多家规模较大的平台正在退出校园市场。如9月初,趣分期(改名为趣店)宣布从校园市场转向社会信用卡消费金融用户;9月27日,名校贷宣布进军白领市场;壹宝贷10月初宣布退出校园贷市场。


不可否认的是,校园贷市场空间广阔,满足了部分学生的小贷需求,易观智库数据也显示,校园贷市场规模可达千亿元。而在央视近期的报道中,校园贷引发的悲剧依然不断。业内人士也在反思,这一业务本身到底是普惠还是毒药,校园贷的悲剧究竟要谁来买单?


校园贷是“屠宰场”?

除了此前曝光的大学女生借款拍裸条外,校园贷也成为了骗局滋生的温床。


据央视报道,今年3月,正在吉林动画学院上学的小李因“兼职”刷单,而背上了巨额债务。


小李在同学的介绍下认识了做刷单业务的老板申季阳。小李被告知,所谓刷单,就是用学生身份通过分期购买手机的网络贷款平台买手机,帮平台刷业务量。当天,小李签下一张劳务合同,合同上约定,刷单一笔的报酬是100元,三个月一结。随后,小李被申季阳和网贷平台的业务员带到一家手机店。他们给小李注册了网贷平台的账号,然后签了一个网贷合同,全是零首付。到该付的时候,才需要往扣款银行卡里打钱。


小李说,他按要求提供了身份证、学生证、父母的手机号码,并现场拍摄了他手持身份证和网贷合同的照片。此后小李通过四个网络贷款平台,分期购买了4部苹果6s plus手机来“刷单”,买来的手机直接交给了申季阳。过了两天,申季阳又要求小李向网络贷款平台申请现金贷款。小李在两个网络贷款平台上贷款之后,同样把钱交给了申季阳。此时小李连本带息总共贷了6.9万元,每个月要还款5500元。


申季阳为小李转账还了3个月贷款,但是承诺给小李的报酬一直没兑现。当小李催促时,申季阳就要求他带其他同学出来做刷单,否则不给钱。小李拒绝后申季阳就中断了为他还贷,电话不接,人也不见了踪影。


接踵而至的,是网络贷款平台的催款电话和短信。相关平台的催收人员表示,如果不还款,小李就只能等着法院起诉。




截至发稿,仅申季阳一人就已经行骗近80人,涉及金额数百万。


在整个故事中最令人触目惊心是申季阳和业务员之间的勾结,校园贷业务员在知道申季阳和小李是在进行“刷单”的情况下,默许甚至推动了整个骗局。没有社会经验,又缺乏自我保护意识的大学生,又靠什么来分辨和抵抗不法分子的“屠宰”呢?


校园贷的风险不仅体现体现在线下业务员和“申季阳”们的相互勾结,在催收环节,校园贷问题频发。


校园贷常见的催收方式有“打电话给大学班主任,向大学生通讯录中的好友群发信息,对逾期大学生进行人身攻击,向法院起诉以及前段时间爆出了“裸持身份证”。


野马财经在某平台的催收群的共享文件中,看到了大量被公开的个人信息,其中包括“手持身份证照片”,而这些公开的信息中最小的仅有18岁。




而在该QQ群里,有人更是公开贩卖包括个人地址在内的各类私密信息,还有“呼死你”等骚扰软件。




校园贷何去何从?
  

据易观智库发布的《中国校园消费金融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全年P2P网贷市场规模达868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31.6%。接受度高的大学生群体更愿意尝试新事物,进行超前消费。2016年校园消费金融市场迎来高速发展期,校园消费金融市场因其庞大的客群基数及可预期的巨大增长空间,市场规模可达千亿元。


市场空间庞大表明校园贷业务存在的合理性,但也必须提防其慈善的面具下的潜在风险。融360分析师张建国向野马财经表示,校园贷的本意是通过资本的合理流动,来解决大学生在自我提升和创新创业过程中面临的资金不足。但由于监管不力、缺乏规则、大学生自身消费观念扭曲等种种原因,作为P2P蛮荒时代的产物之一,乱象丛生的校园贷对大学生竟从扶持变成压榨。


当然,个别平台的过错不能迁怒于整个行业。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大刚认为,平台应当履行适当性原则,把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人,如果平台没有做到适当性原则,没有认真履行这个原则,则是平台的过错,而不是产品的过错。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对野马财经表示,校园贷应以解决学生的正常学生的学习如生活需要为目的,其利率、平台服务费、交易模式,产品都应该由相关部门制定统一标准。

0 0

分享到

标签:

校园贷

申季阳

裸条

文章评论(0)

最新评论:
热门作者
订阅